张大庆:人类与瘟疫的不懈斗争

瘟疫即流行性传染病。当世著名美国历史学家麦克尼尔曾指出,传染病是决定人类历史进程的一个重要因素。微生物是地球上最古老的生命之一,传染病是微生物与人类相互作用的结果。致病微生物引发的传染病曾导致人类的大量死亡,甚至造成国家的衰落、文明的消亡,微生物也塑造了人类文明与人体自身。同时,人类文明的进程也深刻影响人类与微生物之间的平衡。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人类对如何与微生物相处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并在控制传染病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

一、瘟疫对人类社会发展的冲击

回顾人类与微生物之间的关系和共同演化的历程可见,自人类社会早期开始,瘟疫就是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重要因素。随着农业文明的进程,人类与驯化动物、家禽的接触更加密切,扩大了微生物、寄生虫的传播机会。早期城镇卫生状况恶劣,为病原微生物的传播提供了机会。大约在公元前500年前后,伴随古老文明中心的发展,天花、白喉、流感、水痘、流行性腮腺炎等传染病迅速地在人类之间传播。传染病的流行不仅危及个人的健康和生命,同时也影响到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文明史就是一部不断与瘟疫抗争的历史。

1、传染病是导致古希腊、罗马衰退的重要原因。公元前431年—公元前404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雅典几度遭到瘟疫的袭击。在这场瘟疫中,四分之一的雅典军队官兵因染病身亡,连当时的执政官伯里克利也不能幸免。瘟疫的侵袭削弱了雅典军队的战斗力,最终使古希腊文明的黄金时代失去了光泽。

从公元165年开始,罗马帝国发生疫病,在小亚细亚和欧洲大部分地区肆虐时间长达15年。据历史记载,瘟疫一天造成多达2000罗马人死亡,并蔓延至莱茵河,甚至感染了帝国边界之外的日耳曼人和高卢人。马可·奥勒留皇帝为躲避瘟疫也离开了罗马,并在孤独的时光里安慰自己,写下了著名的《沉思录》。不过最后他还是没能躲避开瘟疫的侵袭,也死于这种疾病。

2、传染病对中世纪欧洲的打击。公元6世纪发生于东罗马帝国的鼠疫大流行,持续了近半个世纪,流行严重时每天死亡万人,导致了东罗马帝国的衰落。

800年后,一场破坏更大的瘟疫再次光顾欧洲,几乎毁灭了当时欧洲人口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从1347年至1352年,瘟疫从中亚传播到中东,然后又陆续侵袭了北非和欧洲,几乎主要的欧洲城市都遭受到瘟疫的袭击。这场被称为“黑死病”的大劫难,不仅使社会经济生活陷入动荡不安的局面,而且在人们的生理和心理上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黑死病”使欧洲人相信,所谓的末日审判即将到来,于是,赎罪情结触发了鞭刑运动,成千上万的欧洲人卷入自我鞭挞和自我戕害的行列,成群结队半裸男女互相鞭笞,以此谢罪。当时,也有人认为,是“女巫”勾结魔鬼对牲畜施法而引起的瘟疫,这种看法导致了欧洲一些地区的虐杀“女巫”浪潮,大批被认为是“女巫”的人被施以酷刑,甚至被烧死。瘟疫导致劳动力的大量损失,极大地削弱了农业、手工业生产,阻碍了社会经济的发展,降低了人民的生活水平。

不过,黑死病的威胁也催生了一些抵制瘟疫的措施:政府通过颁布法令和法规,建立海港检疫,对有传染嫌疑的房屋要进行熏蒸和通风,衣物被单等全部焚烧,严禁死尸暴露街头,加强水源控制等,来遏制疾病的传播。

3、天花成为欧洲殖民者的帮凶。天花是一种古老的传染病。埃及、印度、中国等文明古国都曾遭受过天花的侵袭。现代考古学家从公元前1157年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木乃伊面部发现有天花痘疮结痂的痕迹。但直到公元1500年之后,天花对人类社会的破坏才凸显出来。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西班牙人对美洲的殖民入侵期间,将天花带到美洲,致使在美洲大陆暴发了长达8年的天花大流行。

1518年,西班牙军队进攻阿兹特克人的重镇特诺克替兰(即现代墨西哥城)的关键时刻,特诺克替兰暴发了天花,阿兹特克首领及许多军士因染上天花而死亡,阿兹特克人陷于一片惊恐之中。西班牙人因此一举攻克并摧毁了阿兹特克的首府。显然,如果不是天花侵袭阿兹特克人,西班牙人不可能轻易在墨西哥取得胜利。

青霉素的发现为人类同传染病的斗争作出了巨大贡献。1943年,美国一家青霉素工厂在做青霉素动物实验(新华社发 资料图片)

3、抗生素的发现。1929年,英国科学家弗莱明发现了青霉菌可溶解葡萄球菌,由于缺乏有效的提取技术,青霉素在发现后的10年里一直未显示出其治疗价值。直至1940年,牛津大学病理学系的弗洛里在生物化学家钱恩的协助下才成功地提取出青霉素。1942年,美国第一个接受青霉素治疗病人获得良好效果。青霉素的成功轰动了全世界,在二战期间挽救了无数伤病员的生命。因此,人们将青霉素与原子弹、雷达一起并列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三大发明。在青霉素研究的同时,1944年,美国医生经过临床实验,证明了链霉素是治疗结核病的有效药物。链霉素的发现,不仅标志着抗结核杆菌药物的一个转折点,同时还促进了更多的科学家从事新的抗生素发现工作,形成了寻找抗生素的热潮。不久以后,放线菌素、土霉素、金霉素和新霉素相继问世。

目前,人类已经发明了对付细菌感染的抗生素超过百余种,而且还在继续研究开发新的抗生素。不过,随着抗生素的广泛使用,抗生素的疗效却逐渐下降。由于滥用抗生素造成的抗药菌株的迅速增加日益引起医学界的关注。有证据显示,微生物适应环境的能力要大大超过人类发现消灭它们方法的能力。因此,应当正确地使用抗生素,防止滥用抗生素,让抗生素更好地为增进人类健康服务。

4、疫苗的发明与功效。中国人早在16世纪,甚至更早些时候,就已经发明用种人痘的办法来预防天花。显然这项技术具有较好的效果,以至于中国周边国家都派人到中国专门学习种人痘的技术。后来,人痘接种术传到阿拉伯,又传到土耳其。1717年,英国驻土耳其大使的夫人随丈夫返回英国时,将人痘接种术带到英国。此后,人痘接种术甚至越过大西洋传入美洲,在美洲还出现了专门种人痘的医生。18世纪后应用人痘接种术预防天花的方法已在西方世界得到广泛传播。

在消灭天花的历史中,英国人詹纳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詹纳的发明一是受到了接种人痘的启发,二是当他听说挤牛奶的女工一旦出过牛痘就不会再被传染天花后,就一直坚持研究这个问题,并在1796年开始进行牛痘接种实验。牛痘的成功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它的价值。1959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出全球范围内消灭天花的号召,经过全球各国政府和科学家的努力,1979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天花在全球范围内被消灭,成为迄今唯一的一种经过人类的努力而被根除的疾病。

自牛痘疫苗之后,科学家相继研制出麻疹疫苗、百日咳-白喉-破伤风疫苗、腮腺炎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甲肝疫苗、乙肝疫苗、丙肝疫苗、脑膜炎疫苗、流感疫苗等,成为预防传染病的主要措施,极大地保障了人类的健康。

5、传染病防治的全球努力。人们为了应对全球传染病的肆虐,从19世纪末至20世纪中期,创建了许多与公共卫生有关的国际组织和机构,对传染病的控制转向国际化行动。二战之后,国际医学界展开了一系列控制疾病的全球行动:如根除天花计划、根除疟疾计划、根除麻疹、百日咳、脊髓灰质炎计划、消灭麻风、麦地那龙线虫病等。1958年,第11届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根除天花决议,经过20年的艰苦努力,人类终于在1979年彻底地消灭天花。世界卫生组织发起的根除麻疹、百日咳、脊髓灰质炎计划也基本上获得了成功。

毫无疑问,在与瘟疫的较量中,人类已经获得了巨大的胜利。但是新的致命传染病还会不时地出现。由于人类社会活动范围的扩展而引起的微生物生态环境的变化,导致了这些致病微生物被释放到更广阔的世界去,而环球旅行的便利更是增加了传染病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的机会和速度。在某种意义上讲,它们也是一种文明病。经济全球化、国际资本竞争、国际贸易等对人类健康造成的负面影响,已日益引起人们的关注。而在全球疾病控制方面,发达国家和跨国公司主要关心自己的利益,忽视发展中国家的卫生保健需求。因此,应加强疾病监控的国际合作,发达国家有责任帮助发展中国家的疾病控制计划。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随着人类交往的普遍化,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因素日益增多,社会发展的不确定性增加。面对传染病,应有“预防胜过治疗”的理念,要提高个人的卫生意识,采取健康的生活方式,提高免疫力。总的来说,尽管人们依然会对突发的传染病产生惊恐,人类对于不断出现的传染病还有待深入认识,甚至不得不接受将与传染病长期共存的现实,但是也应该看到,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已为战胜传染病提供了丰富的手段,相信科学、依靠科学,就一定能够应对各类传染病的挑战,不断提升人类的健康水平。

(作者系北京大学科学技术与医学史系、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教授)

原文链接:人类与瘟疫的不懈斗争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威尼斯人代理

威尼斯人代理: js75.com

sb859.com mg线上娱乐游戏管理最高返点 msc40.com 04xpj.com 旧版齐发娱乐最高返点
海天娱乐首存红利多少 奔驰娱乐存款提款 齐发娱乐注册最高返点 88娱乐线上赌成 博e百游戏客户端
澳门银河真人保险百家乐 线上新葡京 金木棉游戏会员开户网站最高占成 沙龙娱乐返水多少 神话娱乐亚洲网最高占成
澳门太阳城集团官网下载最高占成 何氏贵宾会游戏登录 申博客户端下载登入 黄金城操作足够简单 聚星娱乐网投